mzsites美中地带

“九·一三”事件爆发后,华国锋周恩来的直接领导下处理林彪集团的问题,并兼任堪称林彪军中势力大本营的广州军区党委书记、政委(电视剧)。“九·一三”前后的华国锋,其表现赢得了毛泽东的进一步信任,也获得了难得的高层权斗经验。“这次亲自目睹了毛主席、周总理是如何应付这个突发事件,如何粉碎林彪反党集团篡党夺权的阴谋的,获益匪浅,增加了我在高级领导层中的政治斗争经验,学会如何应付突发事件,如何对付反党集团,如何粉碎反革命集团篡党夺权的阴谋。后来当历史把我推到第一线时,和‘四人帮’的斗争中,借鉴了这个经验。”本文节选自《党史博览》2014年第6期,作者李海文。

华国锋亲历九一三:心惊胆颤 受益匪浅(图)

华国锋与毛泽东(图源:新华社)

谁也没有想到,在华国锋向周恩来详细汇报后,仅过了一天多就突发了林彪叛逃事件。周恩来协助毛泽东,指挥若定,终于化险为夷,使国家安然渡过危机,充分显示了毛泽东、周恩来丰富的政治斗争经验和在党内、军内、国内的崇高威望。

看到林彪座机坠毁的照片,周恩来让服务员拿酒来

毛泽东到南昌、杭州谈话的内容就没有那么深了。

9月8日,林彪在北戴河写了手令:“盼照立果、宇驰同志传达的命令办。”林立果回到北京,阴谋策划暗杀毛泽东,准备在毛泽东回京的路上动手。

10日下午,毛泽东到了上海。晚上,王洪文、空四军政委王维国等上火车,简单地谈了谈。许世友到农场去了,没有能赶到上海见毛泽东。第二天上午,许世友赶到上海,毛泽东就让王洪文到下面请许吃饭。王、许还在喝酒,毛泽东专列已经走了。许世友又往南京赶,专列在南京没有停。

11日下午,王维国获知毛泽东离开上海,密报周宇驰。林彪一伙在上海谋害毛泽东,在江苏硕放铁路桥想炸专列,都没来得及下手。

到了济南,毛泽东停车,让汪东兴打电话给吴德。9月12日下午,毛泽东在丰台车站和总政治部主任兼北京军区司令员李德生、北京军区第二政委纪登奎、北京市委第二书记兼革委会副主任吴德、北京卫戍区司令员吴忠谈话,又谈了林彪的问题,同时说:吴德有德,吴忠有忠。

林立果正在北京指挥,一听到毛泽东回到北京的消息,绝望地嚎啕大哭。他们原来准备在北京的行动都未来得及进行,他要了256号三叉戟飞机飞到山海关。林立果、周宇驰找空军司令部副参谋长、空三十四师师长胡萍,让他看了林彪手令。随后,胡萍找空三十四师副政委潘景寅作安排,并要潘景寅亲自驾驶。他们原来准备13日到广州开会,另立“中央”,安排好五架飞机,其中就有256号飞机。

毛泽东提前回到北京,打乱了他们的部署。12日深夜,林彪、叶群、林立果坐车来到山海关机场。领航员也没有带,飞机强行起飞,时间是13日0时32分。

华国锋回忆:13日凌晨三四点钟,一阵铃声将他从睡梦中唤醒。电话通知他到人民大会堂,出席周恩来召开的政治局会议。

大家都到了,周恩来宣布林彪叛逃出境。在座者无不面露惊色,发生这样的事真是万万没有想到!周恩来简单介绍了突发情况,然后说:林已跑了,已出了国界,要考虑他去苏联后可能有什么行动。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也在,呆若木鸡,和大家形成鲜明的对照。

大家议论纷纷,担心林彪会和苏联勾结:一个可能,苏联可能乘机向我们进攻;再一个可能,林彪会发表声明骂我们。周恩来要大家商量对策,让张春桥、姚文元起草反驳的声明。与会者都在会议厅等着,另外捎带听消息,看看苏联有没有广播,让广播电台全力收听各国的广播。

然后,周恩来开始给各大军区、各省市自治区负责人打电话,暗示林彪跑了,没有点名。等到天明,也没有消息。周恩来让大家回去休息。为了防止轰炸,规定大家分散住,华国锋和李先念住在京西宾馆西头的一间房子里,可以直通地铁。

14日下午,外交部报告,中国驻蒙古大使馆发来电报说,上午8时,蒙古副外长紧急约见中国大使许文益:13日凌晨2时左右,一架喷气式飞机失事,机组乘员全部是军人,共九人,其中有一妇女,全部遇难。口头抗议中国军用飞机侵入蒙古领空。许大使当场顶回去,说:没有。口头抗议不能接受。中国不会有军用飞机侵入。蒙古副外长提出:我们到温都尔汗去看。大使也拒绝了。大使回来后,启用直通北京的专线将情况及时报回来。

周恩来一听就知道是林彪的飞机坠毁了。他当即命令大使同使馆其他同志赶到现场去看,全部拍照,并再次召集政治局会议。华国锋和李先念赶到人民大会堂出席政治局会议。大家一听这个消息十分高兴。林彪的飞机失事,机毁人亡,这是最好的结果。会后,周恩来打电话分批向中央机关、国务院各部委和军队系统的负责人通报林彪外逃事件。

14日下午6时,中国驻蒙古大使接到指示,紧急约见蒙古副外长。在蒙方的安排下于15日下午到了现场,17日下午6时回到乌兰巴托,向国内报告,连夜赶写飞机失事、现场视察等报告,并派人于20日登上国际列车(一周一趟),21日回到北京。

16日晚6时到晚8时半,华国锋和李先念到人民大会堂出席周恩来主持的政治局扩大会议,列席的除陈毅等老同志外,还有吴德、王洪文。华国锋特别说:王洪文是9月13日之后才来的,在处理“九一三”事件中没有立功。

周恩来简要通报林彪仓皇出逃、叛党叛国、自取灭亡的情况,然后宣布《中共中央关于林彪叛国出逃的通知》。

毛泽东到会接见全体人员,讲了党内十次路线斗争,讲了林彪的历史。他说:“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地球照常转动。”

18日,《中共中央关于林彪叛国出逃的通知》下发。文件只传达到省、部、军一级,严格保密。

23日0点左右,华国锋、李先念接到开会通知,他们赶到人民大会堂福建厅,林彪飞机坠毁的照片来了,大家正传看照片。大使馆的同志在尸体旁发现林立果的空军大院0002号出入证。大家看了照片如释重负,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周恩来特别高兴,告诉大家哪个是林彪,哪个是叶群,哪个是林立果。他让服务员拿酒来,每人一杯,大家一饮而尽。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也都在场,神色紧张,面如死灰,十分尴尬。

周恩来给大家讲:256号三叉戟起飞得太仓促,没有带领航员,又是夜间飞行。着陆点是一块平坦的草地,飞行员没有放下轮子,用飞机的腹部着陆慢慢滑行。三叉戟飞机速度快,要求跑道长,条件好,滑行中飞机翅膀碰到一个小土包,以此为轴点,飞机翻了一个跟斗,烧着了。

那时的蒙古草原到处是枯草,一点就着,风助火力,将尸体烧得一塌糊涂。

目睹毛泽东、周恩来处理“九一三”事件,为粉碎“四人帮”提供了经验

对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的处理,毛泽东说再等一等,看看表现如何再说。这四个人不但不揭发、交代,反而一直烧文件,销毁罪证,黄永胜把大瓷缸都烧裂了。等了十天,他们仍无悔改之意。9月24日7时,周恩来到机场送李先念到越南访问,回到人民大会堂后,和叶剑英一起宣布将他们离职反省,也就是隔离审查。

9月29日,毛泽东批示:“中央决定由军委副主席叶剑英主持军委日常工作,并筹组军委办公会议,进行集体领导。”10月3日,中央决定撤销军委办事组,成立军委办公会议,由叶剑英主持。同日,经毛泽东同意,林彪、陈伯达专案组成立。

9月28日,《中共中央关于林彪叛国出逃的通知》传达到地、师级干部;10月中旬,传达到支部、连一级;10月下旬,传达到全体党员和群众;11月,有关林彪的文字、图画、电影等才撤下来。全国没有出现大的波动,政局稳定。

为什么这样做?

华国锋说:因为林的很多问题没有搞清楚,他有多少死党不清楚,他们还有哪些阴谋不清楚。另外“文革”以来林彪是唯一的副主席,他接班人的地位又写入党章,现在他突然叛逃,自绝于党,自绝于人民,这个180度的大转变,事实公开后广大干部、军队的指战员、群众能不能接受?会有什么反应?会不会引起政治动荡?国外会有什么反应?他们必然会利用这件事制造事端,等等,这都要考虑。处理得如何,关系到国家、党安危,关系到军队的安危,关系到人民的安危。当然要十分稳妥,要有步骤、有计划地进行,要掌握主动权。做好最坏的准备,要将不利的因素降到最小的范围,使国家平稳渡过这个危机。

华国锋深情地说:党和国家出现了这么大的事,处理妥善,国内这样稳定,首先是毛主席把舵,总理的功劳也大得很。毛主席、周总理在处理林彪自我爆炸的突发事件,给我们树立了一个榜样。9月12日,总理把黄永胜留在人民大会堂开会,林、叶知道毛主席回到北京后,到处找黄永胜,也找不到,一下子就打乱了林彪的部署,使他们惊恐万分。这步棋很重要。总理在政治上很敏锐,政治斗争经验丰富。他从1927年起就在中央担任领导工作,他的水平,一般的中央委员、政治局委员都不能相比。

庐山会议后,主席对我说:“你不要上坏人的当。”我心里一惊,我认为问题已在会上解决了。但是总理知道庐山的这场斗争,不是陈伯达就能发动的,每个组都有他们的人煽风点火。林彪在开幕式的讲话是临时决定。他讲完话,吴法宪就要求重放录音。各组讨论时,黄、吴、叶、李、邱在各组煽风点火。主席一看就知道他们背着他有组织有计划地这样搞,很生气,马上要下山,是总理劝住了主席,再分头找人谈话。所以总理对这场斗争心中有数。即使没有我从长沙带回来主席讲话的记录,我想他也会觉察到林彪的阴谋。当然,他看了主席的讲话,心中更有底了。

处理林彪事件,是总理亲自主持,有李德生、纪登奎参加,李震负责具体事宜。大事总理向主席汇报,具体事都是总理处理。

华国锋说:林彪出逃,机毁人亡,是他自我爆炸。这种结局从结束“文革”来说,是最好结局,有利于军队干部认清他的真实面貌,有利于肃清他在国内外的影响。

华国锋说:在多年的斗争中,中央形成了毛主席、周总理、朱总司令老一辈领导核心,他们在党内外、国内外享有崇高的威望,在我的心目中也是这样。我长期在地方工作,对中央的情况并不了解,对中央的复杂斗争不了解。这次亲自目睹了毛主席、周总理是如何应付这个突发事件,如何粉碎林彪反党集团篡党夺权的阴谋的,获益匪浅,增加了我在高级领导层中的政治斗争经验,学会如何应付突发事件,如何对付反党集团,如何粉碎反革命集团篡党夺权的阴谋。后来当历史把我推到第一线时,和“四人帮”的斗争中,借鉴了这个经验。

谷歌推荐

最新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