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zsites美中地带

“世界开始担忧美国”,能怪特朗普吗?

“世界开始担忧美国”!

美国发生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枪击事件。枪击案还会重来吗?这是媒体对美国的担忧。

特朗普上任不到一年,“世界开始担忧美国”,诸多媒体说这话,也是对美国的关心。

为甚要关注美国?因为美国是现在地球上最强大的国家,也号称是世界上最民主、最自由、最发达的国家。

近日,全球民调机构益普索今年夏天对全球25国民众进行的调查显示,美国正逐渐失去在国际舞台上的正面形象,对中国持正面看法的人已超过美国。

有报道称,益普索没有解释美国形象下降的原因,但特朗普上台后,多个全球民调都显示,世界民众对美国的看法在改变。

世界经济论坛9月28日在推特上转发了该调查。据报道,这个题为“危险世界”的调查显示,全球86%的受访者认同“世界正变得越来越危险”的观点。中国受访者持这一观点的比例最低,为70%,巴西最高,为95%。

在受访者看来,世界各大国在国际事务中的正面形象都有所下降,但美国下降最多,只有40%的受访者认为美国在全球事务中发挥了“非常积极”和“比较积极”的影响,较去年下降24%。美国的排名也从去年的第7位降至第15位。相比之下,对中国持正面看法的受访者比例为49%,比去年下降6%;对俄罗斯持正面看法的受访者为35%,比去年下降11%。

益普索对25个国家的18055名成年人进行了抽样调查,其中11个国家的受访者数量超过1000人,另外14个国家的受访者数量超过500人。调查结果显示,加拿大仍是全球形象最正面的国家,对其持正面看法的受访者比例高达81%。澳大利亚和德国位列第二、第三,对其持正面看法的受访者比例分别为79%和67%。就国别来说,印度人对美国持正面看法的人最多,为70%,但也比去年下降15%。对美国好感最低的是塞尔维亚,只有16%,俄罗斯受访者对美国的好感度也只有18%。

CNBC称,益普索的此项调查与皮尤公司今年6月份的全球民调互相呼应。皮尤的调查显示,世界上更多人对中国的印象变得更好,约47%的受访者对中国有好印象。而在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半年以来,对美国持正面印象的人已从前总统奥巴马任内的64%降至目前的49%。

数据不能说明一切,但数据却能说明一些问题。美国竟然一年下降25%,不能说和特朗普没有关系。如果未来特朗普继续这么折腾,恐怕还会继续下跌。

特朗普执政路越走越难·

四面受困!近来,美国总统特朗普忙得是不可开交。

仅在2017年,美国就发生超过270宗大型枪击案,这些今天就不提了。说点别的,如下:

白宫也陷“邮件门”。特朗普的女婿贾里德·库什纳近日被媒体爆料曾使用私人电子邮箱账户同其他政府官员交流公务。他的律师当天承认库什纳的这一行为,但强调库什纳遵守政府保留文件记录的规定,且已将所有邮件转发到官方账户。《政治报》网站报道,库什纳同时使用他的白宫邮箱和私人邮箱,有时会用私人邮箱与白宫高级官员、外部顾问等就媒体报道、活动策划等问题互通邮件。这家媒体查阅了二十几封相关邮件,收发对象包括前白宫办公厅主任赖因斯·普里伯斯、前白宫首席战略师班农、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科恩和白宫发言人拉费尔。

与体育界“开怼”。自与媒体和演艺圈“结怨”后,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又在推特上和体育明星卷入新一轮口水仗。近日,特朗普在一条推文中写道:“如果球员希望加入美国橄榄球联盟并因这一身份获得不菲收益,那么他或她就不应出现任何不尊重星条旗(或美国)的行为,当美国国歌响起的时候,他或她就应该立正站好。如果做不到,他或她就该被炒鱿鱼了,另谋高就吧。”美国橄榄球联盟专员古德尔声明,认为总统言论缺乏对球队和球员的尊重。随后,特朗普再度发声,谴责古德尔企图为那些表现出不敬行为的球员“正名”。与古德尔的骂战不超过24小时,特朗普又将战火转移到NBA球星身上。他宣布收回邀请NBA球星库里到白宫做客的计划,这一言论引发多位球星批评。

“美国优先”理念遭批。在第72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的发言中,特朗普猛烈抨击朝鲜与伊朗,也谈到委内瑞拉局势、叙利亚危机、难民问题等,还重点阐述了其一直宣扬的“美国优先”理念。当然,这些国家都给了强烈回应。为啥?不服呗!

断然退出《巴黎协定》。实际上,“美国优先”已不仅仅停留在特朗普的言辞中。入主白宫不到半年,特朗普就在今年6月1日断然退出被视为全球应对气候变化“转折点”的《巴黎协定》,理由是该协定不符合美国利益。而此次联合国“首秀”,特朗普继续坚持自己的立场,不仅决定不出席联合国气候变化问题高级别会议,也拒绝派美国联邦政府代表参加会议。

新医保法案前途未卜。据美媒报道,美国共和党亚利桑那州联邦参议员麦凯恩近日宣布他不会支持共和党人正极力推动的废除奥巴马医保法案。而在此之前几个小时,特朗普才发推特威胁称投票反对医保法案的共和党人将永远被认为是“保护奥巴马医保的共和党人”。不过,最新的民调显示比起共和党的医保法案,超半数美国人更加支持奥巴马医保。据悉,共和党的医保法案至少需要50张同意票才能在参议院通过。要确保法案通过,反对该法案的共和党参议员不能超过2人。此前保罗和柯林斯已经明确反对此案。随着麦凯恩反对,共和党人的医保法案可能难以获得足够票数通过。

“通俄门”调查深化。目前,“通俄门”调查已经切换到高速挡位,进入一个对调查越发严肃对待的新阶段。未来一段时间,参众两院的情报委员会将对特朗普竞选团队的高级顾问们进行闭门约谈,约谈对象包括马纳福特和小特朗普等。与此同时,两大情报委员会还考虑在今秋举行公开听证会。这意味着相关“嫌疑人”恐怕不能再“躲着不见人”,而小特朗普和马纳福特迄今都未出席过公开听证会。美联社称,今年秋天计划中的这些约谈、传唤和证词,凸显“通俄”调查的范围将进一步扩大。可以肯定的是,这将在未来数月乃至数年里为特朗普的执政投下阴影。

特朗普正失去共和党支持。目前,特朗普与国会共和党人及内部派别之间的裂痕不断扩大。共和党内部派系派别林立,管理混乱,严重损害了特朗普的领导形象与领导效率。更主要的是,特朗普执政困难重重,在国会推进议程举步维艰,与共和党内部的严重掣肘分不开。如果共和党最终判定特朗普可能成为拖累2018年国会中期选举的“选票毒药”,他们或将选择与总统划清界限。

这是现实:和就职时相比,特朗普锐气受挫明显。“通俄门”由模糊远焦切换成特写镜头;重大立法统统铩羽而归;执政能力饱受质疑;美国的大国关系、地区和全球战略进入震荡期、观望期、调适期。政府内部泄密成为华盛顿日常景观;白宫西翼的内斗和混乱屡见报端;“推特治国”常令相关部门无所适从;诸多关键政府职位迄今空缺。在与美国主流媒体的舆论大战中,特朗普没能占到上风。

可以说,随着执政环境不断恶化,特朗普执政之路或越发难走。

而这一切,最终受伤的是美国国家形象。

谷歌推荐

最新文章

评论

您将是第一位评论人!

avatar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