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zsites美中地带

生儿育女、繁衍生息,是人类社会里一件正常又自然的事情。具体繁衍生息的操作方式,全天下的人都差不多,那就是:为爱鼓掌。

"当下"问题很严重,他居然对自己的小蝌蚪过敏…

伴随着鼓掌,过程中会有高潮的出现。但!对于一小撮男生来讲,在为爱鼓掌又成功排出“孩子们”的过程之后,面对的却是持续的痛苦。

"当下"问题很严重,他居然对自己的小蝌蚪过敏…

他们,就是患上性高潮后病情综合征Postorgasmic illness syndrome POIS,又名鼓掌后综合征的苦逼男儿们。

顾名思义,鼓掌完后,得了这病的人,全身会酸痛无力,无法正常生活,短则几小时,长则一两周,严重影响正常生活。鼓个掌,半条命都去掉了…

"当下"问题很严重,他居然对自己的小蝌蚪过敏…

(图源:Medical & Science)

POIS鼓掌后综合征最早出现在2002年的《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期刊上,荷兰科学家Marcel Waldinger在上面发表了一篇研究报告。

"当下"问题很严重,他居然对自己的小蝌蚪过敏…

(图源:YouTube)

报告里,科学家提到了两位参与研究的男性,在鼓掌完后会出现严重并持续的疲惫、发热、流感症状,时间长达4到7天,他给这个症状命名为POIS鼓掌后综合征。

"当下"问题很严重,他居然对自己的小蝌蚪过敏…

2002年研究发表以后,科学家们一直在找寻这种病的原因和治疗方法。已发表的文章,例子也不过区区300多个,其中95%都是男性。

"当下"问题很严重,他居然对自己的小蝌蚪过敏…

(图源:DailyMail)

媒体得知这种神奇的病后,也一直感到好奇,于是,一些纪录片摄制组找到几位有POIS的患者,跟拍了他们的日常鼓掌(后)生活,到底是个什么样的…

对“孩子们”过敏…

2011年时,Waldinger教授和助手们进一步研究了POIS的症状,提出一种假设:万一患者是过敏呢?在此之前,女性对精液过敏的案例出现过,男性对精液过敏的假设,还是头一遭。

"当下"问题很严重,他居然对自己的小蝌蚪过敏…

(图源:Meds)

于是,他将33名白人男性患者的精液稀释,给他们做了皮试。结果发现,29人出现了过敏反应,占到近9成的人数。

"当下"问题很严重,他居然对自己的小蝌蚪过敏…

(图源:YouTube)

在荷兰读大学的西班牙男生Victor鼓掌后,也有POIS的症状,最开始,他以为是自己学习太累,所以体力不支才会难受的症状。

"当下"问题很严重,他居然对自己的小蝌蚪过敏…

(图源:YouTube)

但随着症状的逐渐加重,他不得不开始减少鼓掌的次数,甚至需要计划着来,每周五才能和女朋友开心一下,因为这样的话,周末两天,他能够在家缓缓…

"当下"问题很严重,他居然对自己的小蝌蚪过敏…

"当下"问题很严重,他居然对自己的小蝌蚪过敏…

(图源:YouTube)

为了搞清楚自己是否真的对“孩子们”过敏,他专程找到Waldinger教授寻求帮助。进了研究室,教授给了他一个小罐子,让他去DIY一些“过敏原”。

"当下"问题很严重,他居然对自己的小蝌蚪过敏…

"当下"问题很严重,他居然对自己的小蝌蚪过敏…

(图源:YouTube)

接着,来到实验室后,教授稀释了Victor的精液,然后给他做了皮试。

"当下"问题很严重,他居然对自己的小蝌蚪过敏…

(图源:YouTube)

等了几分钟后,果不其然,Victor的皮试部位红肿一片,过敏现象严重。哥们儿就这么确诊了鼓掌后综合征…

"当下"问题很严重,他居然对自己的小蝌蚪过敏…

(图源:YouTube)

痛苦到割蛋…

直接在研究POIS的教授那里接受诊断的Victor,没有经历确诊不了到处抓瞎的痛苦,可以说是不幸中的万幸。

"当下"问题很严重,他居然对自己的小蝌蚪过敏…

(图源:YouTube)

而在大洋彼岸,住在旧金山的40岁建筑师,就没那么好运了。32岁那年,他患上了鼓掌后综合征,生活就此改变。

"当下"问题很严重,他居然对自己的小蝌蚪过敏…

(图源:YouTube)

本来一直保持着良好鼓掌日程的他,突然在一次完事儿后感到脊椎极度疼痛。除了脊椎,全身的肌肉也十分乏力,脑袋晕的站都站不稳。当晚跑完急诊后,医生也没检查出个大概,就放他回家了。

第二天,Frank仍旧保持了鼓掌,结果同样的症状再次出现。就这样,Frank的症状再也没能消失。他和女友分了手,害怕找固定女友,甚至连正常的DIY都尽量避免。长久下来,他痛苦异常,没了正常成年人的鼓掌生活,苦逼。

"当下"问题很严重,他居然对自己的小蝌蚪过敏…

(图源:YouTube)

接下来的4年里,他四处投医问诊,见了能想到的所有科室的医生,验过血、查过尿,各种检查都做过,但是,都!没!有!用!

人生来就有的正常生理需求,就这么硬生生被剥夺,Frank处在了崩溃的边缘。直到看完20多个医生后,他才终于被确诊,自己是得了鼓掌后综合征。

"当下"问题很严重,他居然对自己的小蝌蚪过敏…

(图源:DailyMail)

但已知的记载和患者记录都太少了,医生和Frank都只能摸着石头过河尝试药物治疗。直到精液过敏的说法出来后,Frank和医生才把注意力转到也许是精液过敏的问题上。

"当下"问题很严重,他居然对自己的小蝌蚪过敏…

(图源:Meds)

终于,得病四年后,Frank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我割蛋吧!割了就没有“孩子们”出来祸害我了!

"当下"问题很严重,他居然对自己的小蝌蚪过敏…

(图源:Tumblr)

说干就干,处于绝望状态中的Frank,先去精子银行保存了一批,然后头也不回地进了手术室。所幸,手术很成功,Frank终于能够再次进行正常的鼓掌生活。

"当下"问题很严重,他居然对自己的小蝌蚪过敏…

(图源:YouTube)

Frank说,虽然这个决定很艰难,但是他已经不能再忍受生病的感觉了…痛苦到割蛋,太同情这位哥…

能治愈吗?

痛苦如Frank,用割蛋的方式治疗。但真的需要用到如此极端的方法吗?在后来的研究里,Waldinger教授和研究小组开始了一系列“脱敏疗法”。

"当下"问题很严重,他居然对自己的小蝌蚪过敏…

(图源:YouTube)

他们就像给Victor做皮试一样,稀释了患者的精液,然后定期给患者进行皮肤注射,逐渐地增加精液的浓度,让患者的身体逐渐适应来自精液的过敏原。但这种治疗,周期长、见效慢,短则1年,长则5年,需要耗费巨大的精力和物力。

"当下"问题很严重,他居然对自己的小蝌蚪过敏…

(图源:YouTube)

Waldinger教授也指出,不是所有人都对精液过敏,那些没有过敏症状的人,治疗起来更加复杂,需要结合多种因素,环境、遗传、生活方式,以及过往病史等等。目前,研究仍然在进行中。

想想居然真的有人对自己的“孩子们”过敏,也是醉了…十分心疼这些苦逼的男孩纸们…

"当下"问题很严重,他居然对自己的小蝌蚪过敏…

谷歌推荐

最新文章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