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zsites美中地带

编者按:作为微软掌管全球研发的执行副总裁,沈向洋的个人史,就是一部华人在巨头外企中的奋斗史。

他是全美科技业职位最高华人,13岁进大学

在大多数中国人的认知中,与微软公司关联的最知名的中国人是张亚勤,曾经的微软亚洲研究院院长,后来去了百度,轰动一时。大部分人不知道,微软公司最高级别的华人高管另有其人——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沈向洋。

沈向洋(Harry Shum),微软目前唯一的华人EVP(Executive Vice President,执行副总裁),负责微软中长期战略制定,亲自带领5000人以上的人工智能团队,他也是目前微软领导结构中位置最高的华人。

在学术上,沈向洋是计算机视觉和图形学研究的世界级专家,是美国电气电子工程协会院士(IEEE Fellow)、国际计算机协会院士(ACM Fellow),曾任国际计算视觉期刊编委会成员。2017年2月,沈向洋当选美国工程院院士。

微软在中国的形象大使

沈向洋是何许人也?

在微软官方职位上,沈向洋现任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主管微软技术与研发部门,并主要负责推动公司中长期总体技术战略、策略以及前瞻性研究与开发工作。负责管理全球领先的计算机科学研究机构微软研究院,及其与微软全体工程师团队的整合。同时还负责微软可信计算部门和技术策略部门的管理工作。

主要专注于计算机视觉、图形学、人机交互、统计学习、模式识别和机器人等方向的研究工作。曾任微软亚洲研究院院长兼首席科学家。

沈向洋与张亚勤同年出生,一个13岁进大学,一个12岁上中科大。不过,他曾对媒体否认自己是天才,“你我都是普通人”,甚至笑称幸亏有研究称孩子智商主要遗传于妈妈,所以他不用背负压力。但他说,自己见过许多聪明到“刻骨铭心”的天才。

《麻省理工学院技术评论》对沈向洋的评价是:如果你在感情上难以支持微软,那是你还未曾遇见沈向洋。

微软全球资深副总裁、微软研究院创始人、美国国家工程院院士里克·雷斯 (Rick Rashid)博士表示,沈向洋让微软亚洲研究院“发展到了难以置信的高度”,“不仅为微软产品和未来战略提供了可信赖的研究保障,还在亚太地区学术界和教育界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新华社曾报道:“在微软19年,沈向洋是如今微软领导结构中位置最高的华人,也被外界誉为‘微软在中国的形象大使’。

曾有媒体形容,沈向洋在微软技术研发上所做的努力,说明了他要‘让全世界都知道,最先进的技术一定来自中国。

同时,他和微软前另全球执行副总裁陆奇曾经是美国科技行业中担任最高管理职位的华人。

一手打造了Bing搜索

十年前,沈向洋被调去负责Bing搜索,这一干就是近7年的时间。作为Bing的奠基人,沈向洋回忆说,自己的满头白发就是那个时候起来的。“这么多年下来以后我很感激这个团队,现在不能跟大家透露Bing赚了多少钱,只能讲现在Bing整个产品线在公司已经是一个盈利非常显著的部门了。”沈向洋说到。

据沈向洋透露,目前Bing在几个大市场进展良好,在美国拥有33%的市场份额,在英国有17%的市场份额,在法国有14%的市场份额。沈向洋坦言,做Bing搜索给自己做人工智能产品带来了很多帮助。

“你可以把小娜想象成Bing很自然的延伸,小娜就是一个自然语言的交互入口,在问问题时候,比搜索来的更快,更加个性化。“沈向洋说,Bing已经做了一整套技术体系,可以用到很多其他的产品上。

今年8月初,微软在中国推出Bing搜索国际版,沈向洋认为,中国用户有对英文搜索、德文搜索、法文搜索等外文搜索的需求,而Bing搜索与谷歌外文搜索水平一致,能够很好的满足中国网民需求。

据悉,目前Bing搜索国际版的技术也提供给了搜狗搜索和360搜索使用。

与陆奇是校友、朋友和战友

没错,细心的人可以看到,沈向洋就是接陆奇在微软岗位的人。其实他们的关系可不止如此。

首先,他们是校友的关系,说起来沈向洋还是陆奇的师兄。他们都是CMU 计算机学院博士。沈向洋与李开复、洪小文是 CMU 计算机学院罗杰·瑞迪(Raj Reddy)教授的学生。1991 年,沈向洋来到 CMU 师从瑞迪教授,1992 年,陆奇也进入 CMU 计算机学院开始了自己的博士生涯。

不过他们的研究方向并不相同。沈向洋似乎较为叛逆,虽然当时瑞迪教授是语音识别领域的顶级专家,然而,沈向洋自己对这个方向似乎并不是特别感兴趣,后来,沈向洋决定做视觉方面的研究。老师虽然不反对,但也挺支持他,虽然当时,和导师只能每个月见面一小时,但是沈向洋就是凭自己的悟性探索。5年后,沈向洋终有所得。

其次,他们俩还是朋友的关系,在对方无助时提供了帮助。当陆奇博士毕业后,遇到选择问题时,李开复让陆奇留在硅谷,陆奇就留在了雅虎。后来,雅虎被微软收购未果,鲍尔默拆分了 Windows 和在线业务时,作为陆奇的师兄,沈向洋正式向鲍尔默引荐了陆奇,在沈向洋的帮助下,陆奇与鲍尔默相见,这一见,一聊就是 6 个小时。促膝长谈后,陆奇加盟了微软。

然后,他们还有另一种关系——是美国科技行业中担任最高管理职位的华人。从这点来说,两人不分高低地成为了华人骄傲。他们两人都在自己的研究方向上艰苦向前,而且同样获得不俗的地位,就像是战友一样,彼此鼓励、彼此帮助。

作为陆奇进入微软的引荐人,沈向洋在多年之后的今天,他仍然表现出对陆奇的尊重。沈向洋称,自己和陆奇虽然是老同学、老领导、老同事,但在工作中除了敬仰还是敬仰。

插曲:关于陆奇离开微软公司,有一种原因是在纳德拉担任微软首席执行官之后,印度人开始操盘微软,一些印度高管开始上位,而鲍尔默时期的一些高管纷纷离职。

微软的一位华裔中级管理人员表示,在微软内部的中高层,到处都是印度人,华裔高管的人数越来越少。

众所周知的是,印度人和中国人是美国硅谷发展的两大主力,但是和中国人相比,印度人更加抱团。他们通过各种组织相互介绍人脉关系,在一家科技公司内,如果印度人担任高管,很快将会有更多的印度人获得晋升或者进入公司,在公司内部会形成“印度帮”。

据报道,接替陆奇职位的是微软负责Outlook和Office 365团队的全球资深副总裁Rajesh Jha,他已经被正式晋升为全球执行副总裁。此人就是个印度人。

决定微软巨头步伐的“十一常委“之一

2013 年,推荐陆奇进入微软的沈向洋获得晋升成为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与陆奇平级,负责整个技术与研发部门。陆奇离职后,沈向洋接过了陆奇此前负责的必应和 Cortana 等业务。

同时,还被赋予新职。沈向洋负责微软新成立的人工智能研究部门。这是微软最为尖端的技术团队,其中,超过 5000 人会负责 AI 产品研发和底层能力开发。

至此,沈向洋才姗姗来到媒体面前。其实,从博士毕业就进微软的他,已经是微软的老招牌。在微软工作20余年的他,是美国科技行业职位最高的华人,也成为微软核心管理层唯一的大陆华人。

据说,每周五下午,沈向洋和其他10位微软高管会出现在会议室,开一个长达4小时的会议,讨论解决全球公司一周以来的所有关键问题,然后上报CEO。在微软内部,他们被称作“十一常委”,把握着这家巨头的步伐和走向。“十一常委”各有分工,沈向洋负责的是这家世界最知名软件公司的研发。

不过,他更为熟知的名字是Harry Shum,因为这个名字在学术圈里专业代名词:作为计算机视觉和图形学研究的世界级专家,Harry从全美计算机专业排名第一的卡耐基路梅隆大学毕业,师从图灵奖获得者、著名计算机科学家Raj ReDDy。

而现在,他正以沈向洋的名字走向大众,带着微软走向新时代的新高峰。

谷歌推荐

最新文章

Comments are closed.